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欢迎进入京鼎法律文化思想网站
经典案例
公民吕海翔案学术研讨会纪要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案例 > 详细内容

公民吕海翔案学术研讨会纪要


从右向左依次为:杜兆勇、陈小平、李晓明、周鸿陵、张祖桦、胡星斗、余世存等人
张星水:欢迎各位朋友参加“公民维权网”和京鼎律师事务所联合举办的“浙江公民吕海翔案”学术研讨会,今天是公益性质的会议,没有任何报酬,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
下面我来介绍与会人士:


巫昌桢(全国政协常委、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张祖桦(著名学者、北京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
竹立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许医农(著名出版家)
胡星斗(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杨凤春(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
余世存(著名学者、资深作家)
周鸿陵(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院长、著名社会活动家)
杜兆勇(京鼎律师事务所顾问、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研究员)
滕   彪(中国政法大学讲师)
李晓明(思源社科研究中心研究员)
陈永苗(法律学者、宪政论衡主笔)
王学会(经济与法制主编)
张修智(嘹望东方周刊记者)
韩福东(嘹望东方周刊记者)
陈小平(文明画报社常务副主编、资深记者)
高   战(中国改革杂志社记者)
田新元(中国改革杂志报)
朱雨辰(中国新闻周刊记者)
夏春春(法制早报记者)
刘舒慧(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秘书长)
郭玉闪(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
赵国良(记者)
 
陈岳琴(优仕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吕宝祥(京都律师事务所律师)
夏  霖(优仕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李春富(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黄云忠(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李午汜(中国律师后研究所)
李佩璇(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姚   遥(阳光宪政研究中心)
明   亮(中国政法大学学生)
靳士让(公民)
仇德润(公民)
李   海(中国人民大学学生)
宋素丽(北京广播学院学生)
记录人:周敏、张伟(京鼎律师事务所)
张星水:下面首先请“公民维权网”的创始人李健先生介绍案情。
李  健:谢谢!吕案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从这个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存在的一些严重问题。
(1)死者吕海翔是海宁市村民,以贩卖水产为业。    2004年5月19日晚,这天他与四位村民去某娱乐中心唱歌,请了2位陪唱女, (中途有三位村民先离开,吕海翔和姚建国未走),晚9点40分, 派出所排查,当时吕海翔和一女子在谈话,另两人在唱歌。排查的民警身着便衣撞门而入,不由分说就踢了吕海翔一脚,于是双方发生殴斗。警察事后称:10点左右,对吕海翔以涉嫌淫亵行为口头传唤,带回派出所讯问。刚离开歌舞厅,吕海翔假借小便的过程中跳水逃跑(歌舞厅的房子就在河边),两位警察跳下河去营救,但是救生未果,     吕海翔死亡。     这里有死者照片。
(2)吕海翔死后,警方并没有立即告知其家人。 首先是通过吕海翔所在的当地乡村政府了解吕家是否有背景和关系。直到20日凌晨四点,  其家人才被告知。 其间,姚建国曾经被逼迫去签火化尸体的单子,姚未同意。其后公安局又要求殡仪馆火化吕的遗体,但由于恰巧一殡仪馆工作人员认出死者是吕海翔,而以未取得家属同意为由,拒绝了公安局的火化要求。 家属到了殡仪馆之后,看到吕上身赤裸,全身沾满了水中浮萍。这时公安局再次要求家属同意立即火化尸体,家属以当地习俗(死者需在家中停尸一天)为由 ,   将尸体拉回家中。    后来,给死者清洗换衣的过程中发现鼻子血流不止,满身伤痕,  戴在身上的玉佩也不见了。遂对吕海翔的死亡产生疑问,从而决定暂不火化遗体,在家中存放以查清死因。 姚建国证言(2004年5月21日所证)和其他村民的旁证都有,述说事实经过。 姚建国2004年5月21日所做的证言,证明吕海翔没有任何违法行为,这是在公安局多次压力之下做的证词。市委市政府在此之后,利用一切行政渠道一直在做家属的工作,要把吕海翔的尸体进行火化和阻挠家属上告检察院,  并调动政府的组织力量要求当地社会都承认和证明吕海翔是自溺身亡。
(3)5月26日,最早是在互联网上公布了吕海翔的事。6月2日,在市政法委书记的压力下,家属和官方签署备忘录,以当地政法委的名义做的一个解决问题的交易。备忘路录载明,“吕亲属对吕海翔以外溺水死亡没有异议,不再要求海宁市检察院对此案进行调查和尸检,6月10日之前办完丧事。 由官方给吕海翔家属筹措生活救助金5万元,并为吕海祥的母亲办理社会养保险和大病医疗保险”。 家属事后称,我们当时没有办法只能签字,想法是在官方给钱后,他们准备用这笔钱上访。的确后来他们就是用官方已付的一万二千元钱上访北京。
(4)6月3日,上海的东方早报最早报道了这件事, 其他媒体相继开始报道,但浙江媒体依旧鸦雀无声。    从此此事在互联网上得到了充分关注。事件开始公开化和公开讨论。我知道此事之后和家属进行联系。 6月4日,我联系到家属并获得了相关的材料, 开始为家属联系落实法医鉴定部门。
(5)6月15日当地政府发出一份“情况通报”,做了很多工作,仍然要求家属承认现状,要求所有的权力部门承认这是一个意外死亡事件。这份材料没有抬头和落款,让人签名并收回。
(6)6月19日,海宁市检察院给出了初步调查的结果。虽然在第六点中写出要根据尸检报告才能做最后结论,但是该调查报告的前五点一直在强调公安部门的公正执法,是吕海翔自行行为导致死亡等等。
(7)6月22日,一个叫凌高明的人,说愿意出10万元,第二天出10辆大公共汽车送村民到省政府喊冤。   6月23日几百名村民聚集在吕家门口,下午凌高明打电话来说他被公安部门截住,无法来,让村民自己去。村民听到这个消息更加气愤。有人建议去村后的沪杭复线公路上喊冤,于是吕妻和吕父到公路上跪下喊冤,附近村民随之聚了上去,公路被堵塞。 在他们去之前, 公安部门已经封锁了道路,多台摄像机正在准备拍摄。 这个状况持续一个小时,   称为6·23堵路事件,一个小时之后警察才采取行动驱散。当晚,四名村民被以涉嫌妨碍交通秩序罪拘留。
(8)6月23日,海宁日报报道了这些东西。家属不敢把遗体交出来,对于整个政府的许诺根本不信任。
(9)6月25日凌晨一点左右,100多名特警开入村中准备抢尸体, 吕海翔的家属以死相争,加上闻讯而来的村民越来越多,此次抢尸体没有成功。此后政府放风出来要抓更多的人。政法委的马维江书记一直在劝说,导致家属同意以死人换活人(放回6月23日被拘留的四人),并不再追究。
(10)6月29日,遗体被送到检察院,被抓的四人被放回。 
(11)7月4日,在海宁殡仪馆,由省检察院的法医包朝胜和嘉兴市检察院法医邢页锋对吕海翔的尸体进行了尸检, 7月16日出具了尸检报告,家属对此报告持很大的异议。  尸检报告没有解释伤痕是如何造成,只说了溺死,也未提身上的伤痕和死的关系。
(12)此后,7月20日, 海宁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了新闻通报会,新闻发布会持续30分钟,只有两个事先安排的提问被允许。
(13)7月21日,整个互联网上炒成一片, 反响铺天盖地。   7月21日,检察院给出了调查结果,这是正式的调查结果,证明案件已经终结。吕海翔之父为此发表声明,不承认这个结论,并准备打官司。
(14)7月26日, 吕父向嘉兴市检察院提出了重新尸检并请专家论证的申请。并要求嘉兴检察院介入此案调查。央视有记者采访,当中有1000多村民跪在央视记者面前要求申冤。  海宁市马上发出公告,认为央视是非法采访。后来又做了一些工作,新京报做这个报道的时候两次受到中宣部的批评,从此平面媒体再也没有关于吕海翔的报道。网络界中关于吕海翔的报道也全部被删除。
(15)8月11日,我去海宁了解情况。 当天,检察院要求吕父去取再次尸检的批复。不服法医鉴定结论可以要求再次要求做尸检。此时海宁方面透露此案尚未终结。 关于重新进行尸检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海宁市检察院的明确答复。上海的郑传本律师事务所作为委托人提交了再次要求尸检的书面报告,但是毫无答复。
(16)10月10日,吕海翔的岳母,和大舅等被再次拘捕,并以堵路事件为由。吕的岳母被拘留十五天。其他人当天被放回。主要问了三件事,谁组织堵路?谁请来的记者?回去劝说家属火化尸体。 真正的组织者,凌高明,公安部门至今没有拘留和抓捕。 吕海翔的妻子也被拘留等。
(17)10月26日下午,吕的大婶也被抓走。官方还准备重演死人换活人的把戏,并反复放风。
(18)10月25日,我得知此事的恶化程度,马上和吕的家属联系,想开始启动诉讼程序。
(19)11月3日,吕父秘密赶到北京,并准备专家研讨会等。 11月5日,在我们的住处(气象局招待所),吕父被带回海宁,我的材料也被全部拿走, 11月7日凌晨一点,海宁市两个警察,在派出所的片警带领下,到我的房间找我某证物,一个白布条。这个过程持续了3个小时。 下午2点多,他们又来一次要做笔录。我拒绝了。 11月11日晚,吕母准备来北京,但是在嘉兴汽车站被扣留,并被软禁限制人身自由。 至今,没有任何手续出具,完全是非法拘禁。现在,据说吕的妻子已经被迫同意火化尸体,现在准备明天(11月14日)进行。
(20)从这个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公安部门权力膨胀,检察院等监督措施的缺位。一个公民尸体的所有权由其亲属享有,海宁警方出动众多警力去抢尸、死尸换活人、同意尸检为什么又迟迟不落实,简单的事实为什么造成现在的局面?
张星水:下面请与会专家发言和进行评议。
夏霖(律师):我有两个问题:
 
1)这个案子现在应启动诉讼程序,走自诉程序。
 
2)在海宁检察院的通告中提到的传唤是口头传唤还是强制传唤, 那如果吕海翔被强制传唤,带着手铐,那么当时在现场的那个警察的行为则是玩忽职守。
 
3)应公安局的要求,海宁检察院立案介入,根据98年最高检察院的规定,检察院可以主动介入,海宁市公安局所报的内容是什么,我认为这是一个突破口。
张祖桦(著名学者):
我曾经见过吕父,他向我讲述他已到所有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从中央、省、地方都反映了不止一次,几乎是石沉大海,要么不受理要么不接待,浙江嘉兴检察院当时表现的相当积极,但其后也杳无音训。这一年多来我们接触了大量类似的案子,如黄静等案的发生来看,大家都很无奈,感觉在现有的司法体制内,当公民的权利受到伤害时都找不到司法救济的手段,媒体也作了大量的报道,但案件仍无进展。
(1)现在总的感觉非常悲观,我们的宪法给了我们这么多权力,但是毫无意义,恐怕只有从宪政体制进行改革才有可能。立法机关应行使监督权,发挥必要的制横作用。人大这时应发挥作用。人大虽然是最高权力机关,但在公民权利受到侵害时,其发挥的作用还很小,对权力的监督和制约远是很不够的。
(2)宪法虽然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但没有切实落实。海宁的媒体不能仗义执言,没有客观的报道事实。
(3)本案的根本原因还是政治体制改革,言论、新闻自由要及早落实。
杜兆勇(资深学者):
吕海翔命案为什么会成为社会问题。我看到的材料,警察的行为逻辑市根据浙江省的一个打击卖淫的文件。  这和公民的行为方式是矛盾的。这个文件付与警察的罚款权,这是利益驱动和事件暴发的原因。 警察采取的手段,是暴力手段,想弄成一个案子,过程中吕海翔死于非命。警察权的行使过程中有很大破绽。但是我认为警察不是蓄意谋杀吕海翔,这只是一个罚款欲念。吕死后,事件开始复杂化,警察急于消灭事件并结束,其形象迅速矮化,  之后政法委出现。 博弈双方,政法委和政府方面是一方,对家属进行人海战术,审讯等方面进行,最后才上升到生命权的维护。政府是按照既定的方针进行,使事实真相的澄清越来越困 难。 家属能够做的就是申诉和诉诸舆论。政府拿出的费用是农经局承担。 海宁发生这个事情, 不见得经济上去了,法制自然上去,这个过程是非自然而然的。 我希望讨论家属对法律的不当影响。 吕父还有一个党员签名。 家属提供的旁证,里面有大量“‘姓’某”的说法,这并不恰当。
陈岳琴(律师):
(1)本案的关键还是尸检报告,即使已有先前达到尸检鉴定结论,但死者的亲属可以要求再次进行更公正、公开、合乎法定程序的由公、检、法、律师、亲属、公证人员共同参加的尸检活动。
(2)案发后,海宁市政法委的镇压行为太可恶,应证了公、检察机关是暴力的机器,这是比吕海翔之死更恶劣的事情。海宁市的经济发展上去了,法制、政治文明这么落后,民主法治治理结构在这里却看不到,值得我们深思。
李健:
就尸检报告我咨询了法医专家,尸检结果中,没有提及钝器击伤伤痕的内部状况,没有说清溺水关系,没有提及死亡的真正原因,是疼痛性休克导致死亡,还是皮下组织的衰竭和休克。每一百毫升有17毫克的乙醇,这个量是非常低的,还有可能是由于是尸体腐败造成的,由于酒的原因基本不存在。仅仅凭着尸检报告,尸体溺水的结果不清。不能排出创伤性死亡的可能。这些问题到现在都是秘密。
余世存(著名学者):
第一次参加这种讨论会我很感动。我有一些体会:1)民众对自己权利的敏感大于我们自己,吴思的潜规则定义中有一条就是合法伤害权。一个案件从地域事件上升为政治事件,说明群众有觉悟了,他对国家机器有了新的认识。国家机器的自身觉悟和苏醒还有局限性,落后于民众的权力觉醒。这恐怕也是他们自己始料未及的。国家必须改革他落后于公民权利意识的增强。2)我们这些关注此方面的人,也可能还不如这些民众的敏感。我们有时也会面临孤苦无助,我们也要相互声援,当有人消失时,大家都要站出来。
滕彪(法学讲师):
公安部门如果要控制事件的发展,只能控制所有媒体。我们不能保持沉默。该案和四川汉源案可看出,中国正在处于转型阶段,我们不得不面对。杜绝类似悲剧的重演,必须改革行政和司法体制。
王学会(《经济与法制》主编):
我记得吕父的一句话:“我不想和政府作对,我只是想讨一个说法”。我编了一首打油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民主故,万事全可抛。活者的人应该感觉到自由获得的艰难。我希望做为媒体能尽一份力量,能报道尽量报道。
李晓明(学者):为什么海宁市政法委要动用如此大的力量来解决这件事?
杨凤春(教授):有杨乃武与小白菜的故事,不难理解这件事。
李晓明(学者):这里面是否可能还有更大的内幕?在这个案件中 ,参与的媒体也很多,报道的力度也不小,过去媒体一报道,事情就会扭转。从目前来看,媒体也报了,但所起的作用很小,  这是一个变化。他们肆无忌惮,说了就说了,你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为什么媒体作用小了,需要研究一下。这还是政治体制有问题,需要改革,但不能一下就改过来。现在检察院的饭碗控制在政府手里,政府控制在党委手里。如果检察院的财政独立,那他的监督作用将会加强。其实政法委在党章里也是没有地位的。
周鸿陵(著名社会学者):我的心情很沉重。
(1)这个个案具有社会性,不仅是某一个公安干警与一个公民之间发生的纠纷;
(2)公民已经不是传统社会的公民,公民维权的方式在扩展,公民在觉醒;
(3)社会的治理模式十分落后,在处理高发事态时除了打压、封杀,没有其他任何方式在体制内存在。公民的维权意识和僵化的制度的冲突不可避免。社会制度的框架不能给我们提供解决这个问题的途径。
(4)必须建立起一套维护公民权利的制度,只有制度的转换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巫昌祯(著名法学家、全国政协常委):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简要谈谈我的看法。
(1)公民的人权不可侵犯。公、检、法有保护公民的责任,但相反他们在践踏公民的权利。
(2)吕海翔是怎么死的,这始终是个迷,他们为什么急于火化,对于要求再次做法医鉴定也一脱再脱,媒体要大力呼吁,不相信公、检、法都这样。
(3)公安有特权思想。
(4)媒体应继续努力,要有信心,使最高人民检察院引起重视。
胡星斗(教授):
(1)我只对信息公开方面讲几句。人文政治、善治、关怀群体、司法独立、限制公权力需要信息公开,透明,希望能尽快出台信息公开法。信息不公开,导致暗箱操作,官员劣化,官民关系恶化,政治、经济决策失误,导致传言、谣言肆掠。透明的行政、公开的行政、透明的司法能使导致健康的文化,百姓信任报纸、信任政府。
(2)为避免政府转型发生危机,对媒体逐步适当的放开是很有必要的。
(3)正确处理短期稳定和长期稳定的关系。
杨凤春(教授):
(1)想到杨乃武与小白菜事件,最后导致浙江官场发生大地震,同样都是发生在浙江,吕海翔一事能否导致浙江官场大地震呢?时代不同了。
(2)最后出现的结局非常糟糕。官场单向对错误路径进行严重依赖的机制,在每个环节上都没有相搏奕的力量。如果有其他路径可以依赖,也不至于如此。杨乃武小白菜案既是如此。如果没有外力,依靠这些官员自身的反应,肯定是一天一天糟糕下去。尽管现在的状况很糟糕,但是整个事态还不是不可逆的。我们还有多个方向努力的可能。
(3)吕海翔死亡之后的状况非常类似苏州幼儿园伤害案,看到至少有一家媒体报道了原因之一是杀人犯背负着深仇大恨,因为他的父母自杀无法得到解决造成的。
没有死的话,他会不会成为另一个恐怖主义者。在当今恐怖主义已做大,谁又在逼迫老百姓成为国内恐怖份子,从国家安全来考虑要慎重处理此类事件。
(4)如果这个案子仅当作个案来做,中国的法律有那么严密吗?有那么讲法律吗?该案走到这一步,在法律上能找到解决的方案吗?
(5)在权威系统中,法律只是次要的,最重要的还是政治问题,要彻底解决还是政治问题。法律冤死人怎么办,法律已经穷尽,唯一的办法是政治。我认为该案的政治问题。政治解决的方法在哪,不可能期望能有显著变化,在短期内,用政治来解决可以吗?可以。有许多政治资源还可利用。党员内部允许的渠道,要很好开发。28个党员在乡和市的党代表会议上,通过内部提案提议方式进行,有其正当性。他们可以参与其他行动。
(6)地方的民议机构,县人大、乡人大都有渠道可利用,一万名群众都签名了,他们完全可以作为一些事。
(7)现在我们是否跟着对手的策略来转,你应该玩他不会玩的东西。那个政法委马书记很厉害,中国官场职位很稀缺,马书记想一手遮天,旁观者还没有掌握致他于死地的东西,因此还有大量的事可做。中国的官员都处在悬崖边,拉他就好,推他就成黑社会,拉他就能漂白。村里的百姓都支持吕家,人心自有公理在,大部分官员也有公理,如何让他们产生,如果能做到这些,那么我们也许就能找到解决类似问题的方案。
竹立家(教授):个案应从政治角度看,重庆万县一万人围攻区政府,西安几千人静坐政府门前,这些事从法律来讲是解决不了的,对宪法的淡漠已经无以复加。
 我谈两点:
(1)政治生态和法律环境失衡。 
A所有国有机构都有内部人控制。清政府官僚体制40年的腐败导致中华民族100年的屈辱;
B政治体系诚信度确失,官民对立已成主要问题;
C社会的游戏规则普遍失灵;
D国家核心价值普遍颠覆,没有主导价值。
(2)行政生态持续恶化。
A权力腐败严重。经济上腐败集团化、普遍化,教育、医疗的腐败,世界罕见;买官卖官已成为官场潜规则;公共政策资源浪费大造成国家财政资源的巨大浪费。
B官场二元化体系形成,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形成潜规则。
C改革、宪政任重道远。
张星水:感谢竹教授从政治角度分析该案的社会背景。
陈永苗(宪政学者):
从这些材料来看,将吕打死后扔进河里,证据不足。夏律师的一个问题很对,如果警方在抓的时候有个违法行为。即使是吕海翔自杀,也有一个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刑事自诉方面,有没有可能进行?我们要确认这是被打死的,这个证据不足,可以进行行政案件来打,举证责任倒置。这对于行政诉讼案件来说的确是有优势的。
说回来,还是一个鉴定的问题,关于尸检报告继续攻下去,即使对方不认可。打行政诉讼比较可行。尸体鉴定应该继续做下去。将民意上升到制度。
李健:我们可通过专家的声明,要求暂缓火化尸体。
陈小平(《现代文明》画报社副总编):
(1)案子本身可叹、可悲、可做,这是生命的悲剧,悲剧中有警察的恶作剧、政府抢尸的闹剧,背后是政法委的皮影戏,演绎了政治体制的荒诞剧。
(2)当代中国一切的社会弊端、总根源在于政治体制。
(3)改革体制路径多元化,个案推进也是一个途径。
(4)同意李健的提议,起草一个声明,紧急呼吁,停止火化。
许医农(著名出版家):
感谢李健邀请我参加这个会。关键的问题是党管法,什么时候法也能管党,中国就有希望了。我是一个传播人,我愿意做一个播火人,我将我认识的问题向朋友传播还是有作用的。解决问题要通过妥协、谈判、磋商,不能用暴力来解决,用暴力推翻一切时,将会有另一个更暴力的政府建立起来。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知识分子身上,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红墙里。知识分子要发出声音,但光靠知识分子不行,要唤醒民众的意识,就象李健所做的那样。即使是失败的案件也会留下痕迹,也会推进社会的进步。
李午汜(律师):
洛阳市西攻区,所有老百姓进行行政诉讼,必须要由被告同意并备案,才能进行。这种状况极其奇怪和倒退。官民已经水火不相容到这种程度。当官的谁都知道现在的腐败情况,防民如防水,老百姓的观念,防官如防贼。
吕宝祥(律师):我曾代理过承德四农民死刑案,深刻体会到当今社会的司法不公和冤假错案的危害性,希望能引起重视和纠正。
公民代表靳士让先生和仇德润先生也做了发言,另外,其他到会记者和律师也做了补充发言。
张星水:感谢大家的发言,会议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会议纪要整理人:京鼎律师事务所律师    周敏

从右向左依次为:许医农、巫昌桢、张星水、李健、陈小平

上一篇:新闻出版行政复议    下一篇: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 2001~2020 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  京ICP备13011464号-2